你的位置:学习网 - 视频教程 >> 生活 >> 养生保健 >> 健康知识 >> 详细内容

《死亡晚餐派对 第二部分 故事八 故事八 周一早晨热》




收藏本资料

本资料所属分类:

生活 养生保健 健康知识

更新时间:2017年7月28日

如不能下载,请查看怎样下载


    一天工作日下午的稍早时间,化学工程师乔治·梅尔维尔
(George Melville)突然冒汗、胸痛,还感到相当虚弱,特别是大腿。
他立即前往马萨诸塞州东北部的劳伦斯总医院急诊室就诊。42岁的
男性吸烟者,发生胸腔不适,通常会引起病人与医生的关切一可
能是心脏病发吗?当时1973年所能做的检查都做了。他的心电图
严格说起来虽然异常,但是并没有显示出心脏病发后通常有的反
应。血液检查也做了。这些支持心脏病发病的生化酶检查稍微异
常,但无法支持诊断结论。目前为止,这些指向心脏病发的证据都
不足以确诊。
    面对这样不明确的情况,主治医师采取了谨慎的行动:他要求
梅尔维尔住进重病看护病房做进一步的检查。第二天,梅尔维尔的
医师们追踪几年前所做的心电图记录。他们在住院时所做心电图中
留意到的“变化”,是先前记录中就曾出现过的。而血液生化酶检查
也很快地归纳出一个模式—看不出心脏有问题。依前两天所掌握
的证据分析,他的医师们非常确定,他没有心脏病。梅尔维尔也有
轻微发烧与发冷,虽然这些是心脏病发可能有的症状,但也可能是
其他疾病的症状。而明显的大腿虚弱并不吻合心脏病的症状,所以
又做了其他检查。
    这事情发生在卫生维护组织(HMO)医药与统计专家监督“资
源利用”之前。如果诊断尚未明确,病人通常会留院做诊断上的检
查,而这些检查在今日的医学环境下,可能会在门诊的时候就做了。
1973年,梅尔维尔住院两周。即使经过两周大量的检查,他的医师们
仍备感挫折,因为诊断依旧未明。梅尔维尔算是幸运,住院之后逐渐
好转.虽然他们排除了心脏病是症状的起因,却相当困扰,对他的病
因毫无线索。住院两周后,他的病情好转便出院了。
    这本来已经是整桩事件的结束—除了有件怪事。在提到饮水冷
却器时,梅尔维尔发现,他的几位同事均曾出现过非常类似的症状,
大多数都有胸腔的症状一一芍恿常是咳嗽,许多人轻微发烧。其中一
位一一24岁的主任,就曾发病三次,每一次仅持续一两天。每次发病
都如出一辙。他会突然一阵虚弱,特别是腿部,还有咳嗽、呼吸急促
及气喘。每一次发病都是在早上到中午之间的时间。有两次前往看
诊。他也经历了多重检查,甚至包含腰椎穿刺,所有结果都正常。最
后,他被转诊到神经外科,神经外科医师又建议他做心理咨询。他看
了许多医生,却没有得到任何诊断。
    梅尔维尔工作场所的另外两名员工症状也相仿,有时症状严重到
必须离开工作岗位。其中一位42岁的妇女,因为所谓的“病毒性疾
病”(这通常是“医生不知道哪里出错且无法做出特定诊断的”官腔说
法)住院两次。
    梅尔维尔是莫尔登纺织厂(Malden Mills)的部门经理。这家纺织
厂坐落于马萨诸塞州劳伦斯的梅里马克河流域(Merrimack River),有
着响当当的历史。梅里马克河总长110英里,从新罕布什尔富兰克
林(Franklin)的源头,蜿蜒直到位于纽伯里波特(Newburyport)的
出海口,进人大西洋。它强而有力的水流,使其成为工厂理想的所在
地。在19世纪,由于梅里马克河提供了源源不绝的能源,许多纺织
厂在此区域林立,拥有多姿多彩历史的莫尔登纺织厂,便是其一。这
座工厂由匈牙利移民亨利·福伊尔施泰因(Henry Feuerstein )成立于
1906年,他从纽约一家血汗工厂的上衣缝制工人,一路做到纺织大
亨。工厂的名称实际上来自工厂的发源地-马萨诸塞州的莫尔登。
    1956年,福伊尔施泰因将莫尔登纺织厂搬迁到劳伦斯沿着河岸
盖的一座红砖建筑综合大楼。工厂开始生产毛衣与泳衣。第二次世界
大战时,还签了几份政府合约,供应军事用途的织品。纺织厂内容纳
所有制程,包括染料、印刷与完工,都在综合大楼的不同建筑里完
成。有位莫尔登时期的早期员工罗伯特·弗罗斯特((Robert Frost),
是在劳伦斯长大的,他甚至在1933年写了首诗《寂寞的罢工者》,缅
怀在老纺织厂工作的那段时光。
    就像其他星罗棋布于梅里马克河岸的工厂一样,莫尔登纺织厂有
着大片镶嵌玻璃的砖造建筑,容纳了许多部门。在其全盛期,工厂雇
用了超过三千名员工。在梅尔维尔工作的特定建筑里.他跟另外十三
名人员生产人造压花天鹅绒,其中一个流程称为植绒(flock)。这种
产品是一般人比较熟悉的天鹅绒,通常用于衣服、汽车与家具坐垫、
小饰品或其他常见的家饰用品。
    植绒是将长的人造单丝(称为麻纤)剪短,并粘到上胶材料上的
工业专有名词。以人造压花天鹅绒的材质来说,纤维是尼龙成分。由
于梅尔维尔怀疑自己的毛病跟工作环境有关,他于是打了个电话。
    诗人伏尔泰写道:“工作让我们免于三大罪恶:无聊、不道德与
需求。”他只说对了一部分。工作本身可能就是个罪恶;它本身就有
健康上的风险,不管你是西北太平洋的伐木工、加拿大新斯科舍大浅
滩的渔夫,还是华尔街的证券交易员。
    1988年,根据劳工统计局的数字,私人部门通报的职业灾害就
有620万件,非创伤性的职业病约25万件,这些数字近年来都有
增加的趋势。这些研究通常低估了与工作相关问题的频率。首先,
造成的慢性病与既存症症状的加剧,通常不被认定或通报。再加上
这些统计可能没有包含小企业,这些小企业所雇用的劳工加起来也
为数不少。有个统计数字是比较明确的—与工作相关的死亡:
1988年有3270人。
    职业医学一直为医界所忽略,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有所转变。
在过去的十年间,因为政府法令的增加、毒物暴露所衍生的诉讼以及
大众对环境风险的认同度增加,专业的需求大幅提升。1970年就有
两个联邦组织应运而生.监管美国企业,其一是国立职业安全与健康
研究所(NEOSH),另一个是职业安全与卫生管理局(OSHA)。前者
是研究与咨询部门,负责调查与职场相关的疫情与执行跨企业的普
查。然后告知职业安全与卫生管理局—弓文个组织负责撰写规章,检
查职场是否合乎规定,并通过罚款来强化规章。
    当梅尔维尔于1973年发病时,专家鉴定还无法派上用场。所幸
他居住的区域只要一个电话,帮助就到。他认为,哈佛的公共卫生学
院一定可以协助找到解释。
    “他(梅尔维尔)告诉我他住院的情形,还有其他人有些不明确
的症状,其中一位因为严-41:的病毒性疾病住院两次,”彼得斯回忆
道,“另一位仁兄也发病过几次,他认为是工作场所造成的。在这个
基础上,他要我介人。我照做了。”
    “我亲自造访纺织厂,弄清楚流程,并了解所有元素与可能的接
触源。”这是针对职场可能发生的疾病疫情所做的职业健康标准手
法。调查人员通常遵循三大步骤。首先,了解流程的细节—工作流
程。通常是最近所做的变动,对于员工或老板而言可能微不足道,所
以没有被留意。其次,仔细分析工作流程,做出可能接触源的明细
表。最后,访问员工并将资料列表,以标准流行病学方式,看看是否
能得出任何线索。
    这也就是彼得斯与同事戴维·韦格曼(David Wegman)博士所
做的事。他们跟在莫尔登纺织厂工作的年龄介于19到61岁之间的”
名男女交谈。有的人在植绒部门工作长达六年的时间。调查人员从
莫尔登纺织厂几位经理处得知(他们均非常配合),最近压花天鹅绒
制程做了变更,自从新的生产流程引进之后,员工的健康状况就开始
出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