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学习网 - 视频教程 >> 生活 >> 养生保健 >> 健康知识 >> 详细内容

《死亡晚餐派对:第三部分 故事十 生日聚餐后的猩红热》




收藏本资料

本资料所属分类:

生活 养生保健 健康知识

更新时间:2017年7月30日

如不能下载,请查看怎样下载


    1985年10月5日星期六,小儿科医师登哈佛公共卫生学院教授
伯纳德·盖耶(Bernard Guyer ),坐在新罕布什尔一家小酒馆用午
长。他感觉非常放松。他正在庆祝自己43岁的生日,享受着邻近怀
特山(White Mountains)与康涅狄格河之间,这家世界级豪华度假旅
馆的清新空气。刚过中午,伴随他用午餐的还有妻子与母亲。跟他们
同桌的还有至交好友:玛丽·威尔逊(Mary Wilson)医生和她的丈
夫哈维·法恩伯格(Harvey Fineberg ),以及菲尔·斯塔布菲尔德
  (Phil Stubblefield)医生跟他的老婆琳达(Linda).
    除了庆祝盖耶的生日.这组人到这里是要参加由公共卫生学院所
赞助的医学会议.并担任发言人,此时早晨的会议刚结束。身旁有朋
友与家人的陪伴,盖耶正准备享受美妙的生日午宴。
    医学会议筹办单位必须找到有名气的主讲人,但其中一个极重要
的方面是在当年的合适时间,将他们聚集在令人向往的地点,以吸引
众多的医生参与。他们欢迎携眷参加,在会议之间会安排休息时间,
让与会者及其家人得以享受选定地点的周遭环境与设备。
    所以以妇幼健康为题的会议,公共卫生学院决定选在新罕布什尔
惠特菲尔德(Whitfield)的豪华度假饭店,在秋天举办这场会议,而
且选在周末。新英格兰的秋天.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如果天公作
美,就更完美了。
    大自然也真的没让人失望。
    这组人就坐在订好的餐厅里,会议议程还要几个小时后。这家饭
店是典型的新英格兰度假旅馆,是一帐五层楼高的木制建筑。备厅有
着高耸的玻璃窗,可以眺望有着躺椅与游泳池的大片草坪。太阳高高
挂在天际.仿佛是被支撑物安排在那里似的,而池塘里则悠游着天
鹅。草坪之外是一望无际的森林,里头满布着常绿树、橡树、械树、
白杨木、山毛伴与白桦木。那一天的节奏就好像周遭树木的质变一样
缓慢,树叶先是泛红,接着闪着猩红、然后是灿烂的橘黄,以所有想
象得到的绿色调为背景。
    将会议定在秋天的新英格兰北部并善用落叶的优势,对现在的我
们而言,再自然不过了,但过去并非如此。一个半世纪之前.当作家
亨利·截维·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在沃尔登湖畔消磨时光
时,算是首位将秋天的新英格兰神奇的特质描绘出来的人。在他
1862年的短篇散文《秋天的色彩》(Autumnal Tints)中,他写道:"10
月是属于色彩鲜艳的落叶的季节。其丰富的色彩闪耀全世界。”他描
绘了紫色的草地、红色的枫树、猩红色的橡树、铬黄色的白杨木,还
有柠檬黄的榆树。梭罗对秋天落叶季的欣赏已超出了那个时代.专做
观光客生意的小木屋业者聚集在北部,享受并拍下彩虹般的色彩,这
在当时还不是群体惫识的一部分,这种观叶潮直到19世纪末(1875
年后》才成形。
    首批欧洲移民的侵人是为了耕种和放牧,所以少有赏心悦目的风
景。除了这个简单的实情,色彩也的确还不构成鲜明的印象。虽然早
期居民仔细地记录了他们周遭的大自然.却鲜少提及秋天落叶的色彩
变化。甚至梭罗也留意到:“树林在秋日里的变化,在我们自己的文
献中并未构成深刻印象。10月甚至鲜少入诗。.他继续说:“许多生
活在城市里的人,从未曾在这个季节来到乡间,也未曾得见这个时间
的花,甚至成熟的果实。我记得跟一位这样的人一同骑马,虽然比最
斑斓的色彩晚了两个星期的时间,他依然惊喜.同时不敢相信会有更
鲜艳的景致。他从未听闻过这样的美景。”
    正当西部土地被大范围开发为丰饶的农田时,东北部未开发的土
地相对增加;广襄的林地也增多。有人说,新英格兰人开始欣赏秋天
森林的色彩,约莫是在印象主义画风席卷欧洲的时期。当然,汽车使
得这个区域成为“观叶者”的天堂。从新英格兰南部或更远区域来的
人纷纷到此,唯一的目的就是观赏落叶的变化。在现代,秋天的新英
格兰已成为成熟的观光产业。
    生日能够在这么可爱的地方与家人朋友共餐,伯纳德感到相当幸
运。这些人决定选用饭店既定的午宴菜单一总共有五道菜:开胃
菜、汤、沙拉、主菜与甜点。每道菜都可以选择,有海鲜、猪肉、蔬
菜、牛肉、鸡肉以及其他选项。他们尝试了很多菜色,但主菜部分,
盖耶与大多数人都选了红辣椒佐青鱼。气氛是轻松愉悦的,步调也是
放松的,直到上咖啡与甜点时,盖耶的母亲转向儿子说:“你全身都
红了”,用餐突然中止了。
    席间的妇科医生菲尔·斯塔布菲尔德还记得自己开玩笑地说:“要
热潮红你还太年轻呢,伯纳德。或许我们该给你开个雌激素的处方。”
    一群人大笑着,然后盖耶开始觉得房间闷热并有压迫感.他决定
出去。“我觉得热,”他记得,“还有点眩晕,我需要新鲜空气。我离
开餐厅穿过大厅时,经过一面镜子。一点没错,我的脸红得像甜菜
根!然后我出去到门廊,试着分析事情的经过。’
    症状是突然发生的,他感觉到潮红、热与眩晕。他的皮肤一一特
别是脸部,尤其红。他检查了自己的脉搏,发现跳动加速。
    盖耶最初给自己的诊断是焦虑。但这个论点有个最明显的问题:
他感受不到一丁点儿的焦虑。一起用惬的都是知交或家人。他在一个
美妙的地点度过欢乐的周末。盖耶完完全全的快活自在。
    另一个可能是过敏反应,可能是对食物过敏,也可能是调味料或
环境中的某物。
    过敏反应是身体对外来蛋白质或其他物质所起的反应。特定的白
血球细胞会认出外来的人侵者(称为抗原),并开始释放造成过敏反
应的化学物质;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组织胺。组织胺或过敏反应的其
他中介物,可能导致皮肤起红疹,特别是像蜂窝状的疹子,或者上呼
吸道及下呼吸道阻塞,造成呼吸急促。过敏反应严重时,血压甚至可
能降至危险的程度,而在极少数的例子中,病人可能因为没处置好过
敏反应而死亡。
    几分钟后,菲尔·斯塔布菲尔德晃到门廊察看他的朋友。“菲尔
和我交谈了一会儿,”盖耶回忆,“然后我注意到最奇怪的李情。我
说:‘菲尔,你也开始变红了!”
    “就在这时我才开始感觉到,”斯塔布菲尔德回忆,“我整个人热
了起来。我头痛、站立困难,头晕得厉害。”
    斯塔布菲尔德和盖耶回到斯塔布菲尔德的房间,他们的家人聚集
在旁,他们躺在相邻的两张单人床上满脸通红,衣领打开,彼此交换意
见。虽然他们都是医生,他们还是领会到那句古老的咸言:“当医生治
疗自己时.却像是个傻瓜病人。”于是咨询饭店的医生。饭店医生同意
他们的看法,此刻还不需要上医院,因为他们的症状既没有继续进展,
也似乎不会危及生命。与此同时,他们对造成这些奇怪症状的原因还是
感到疑惑。焦虑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两个人同时有过敏反应似乎也不太
可能。如果不是这些原因,那么究竟是什么造成这些诡异的反应呢?
    他们决定找威尔逊与法恩伯格夫妻,他们方才也与他们共餐。威
尔逊医生是马萨诸塞州剑桥芒特奥本医院的传染病主任医师。身为传
染病专科医师,她惯于诊断不寻常的疾病,并厘清各式各样的线索,
哪些是有密切关联的,哪些则是无须理会的。在这个个案中,在她离
开餐桌前,她就在思考诊断为何了。她非常确定,盖耶是鳍科鱼类中
毒,她也同样确定,蓝鱼(bluefish)就是罪魁祸首。
    鳍科鱼类中毒是一种吃了未经适当处理或冷藏的鱼类导致的急
症.引发因细菌及其有毒副产品所造成的感染。有时候,它会与吃鱼
造成的过敏反应相混淆,因为症状有可能重登。这个词源于希腊文的
skombros与拉丁文的scomber,两者指的都是一种特定的鱼,睛鱼。
对自然科学的术语来说,鳍科鱼类包括人们很喜爱的金枪鱼、鳍鱼、
长鳍金枪鱼、鲤鱼与箭鱼。这些鱼类都是大型的远洋鱼类,游速很
快,几个世纪以来都是人类食物的重要来源。
    尽管称为鳍科鱼类中毒,但非鳍科鱼类(如蓝鱼、鲜鱼、鳗鱼、
鳞鳅及沙丁鱼)也经常造成类似的症状。蜻科鱼类中毒在热带与温和
的气候下均可能发生。
    鱼与海鲜是相当重要且通常是安全的食物来源。然而就像来自大
自然的其他产物一样,它们依然潜藏着风险。举例来说,1987年,美
国人所采购的商业捕捞的海鲜量超过35亿磅—平均每人每年15
磅。这个数字还不包含每人休闲娱乐时捕获的2磅。并非所有食物都
是安全的,至少在上你的餐桌之前。
    从1980年到1994年,纽约州公共卫生部记录了339起独立的与
海鲜相关的疫情,相关人次近乎400()名,其中76人住院,4人死
亡。在此期间,海鲜中毒占所有食物相关疾病的百分之二十。贝类是
最常惹祸的海鲜类别(占海鲜中毒的三分之二)。在可以指出特定原
因的案例中,蜻科鱼类中毒就占了几乎一半。在这些中毒案例中,最
常见的是金枪鱼,其次是蓝鱼。
    鳍科鱼类中毒的症状通常在食用后几分钟到几小时内发作,持续
四到六小时。患者可能会有一或多种症状:发红(特别是上半身),
发痒及蜂窝状的疹子,头痛、眩晕及脉搏加快,嘴巴有灼热感,恶
心、呕吐,有时候腹泻,腹部痉挛,有时还会气喘。有些病人事发后
表示,可能酿祸的鱼吃起来有种辛辣的口感。极少的状况下,会出现
如剧烈气喘或血压极低等危及生命的症状。之所以这些症状跟过敏反
应相当雷同,那是因为它们都是(至少是一部分)起因于患者血液中
极高的组织胺数值。
    这表示,如果判断正确,鳍科鱼类中毒用抗组织胺类药可以很容
易治疗,康复也好。
    要发生鳍科鱼类中毒,必须具备三个条件。首先,鱼肉必须含有
氨基酸组氨酸(amino acid histidine ),这种成分在许多深色鱼肉的硬
骨鱼中均有发现。其次,还要有制造组氨酸脱竣基酶(decarboxy-
lase,这是种分解组氨酸的酶)的微生物。这种细菌在许多鱼类中相
当常见.第三,时间与温度条件必须适合分解物质(组织胺与其他)
的制造与累积,当它们被粗心的食客吞下肚后,就会引发症状。保存
在室温下只要三四个小时,就可能使鱼体内的这些物质达到有毒状
态。为了确认鳍科鱼类中毒的诊断,鱼必须于实验室测试组织胺与其
他听起来很恶心的化学物质,如腐胺与尸胺。
    威尔逊医师之所以这么快速地诊断,部分原因是鱼的微辛辣口
感。用餐当时她将此归因于辣椒粉的缘故。另一个原因是多年前她也曾
受害,当时她还是哈佛的传染病实习生,她在剑桥一家颇受欢迎的小餐
厅吃了蓝鱼。所以一开始盖耶感到不适的时候,她就怀疑是这个原因,
而当斯塔布菲尔德也出现相同症状时,更让这个诊断加倍明确。
    如果威尔逊的现场诊断正确,而餐馆当天晚上的菜单没有去除这
道菜,那么势必还有许多起案例会发生;餐厅座位就有儿百个,正值
赏叶季节.餐厅里几乎满座。因此,在斯塔布菲尔德及盖耶打电话给
饭店医生时,法恩伯格致电饭店经理。“我告知我们对于蓝鱼的关
切,并建议不要再供应这道菜。”他回想。经理回答,他已经帮另一
位生病的午餐客人叫了救护车,并且同意停止供应这道鱼料理。“我
向他再三保证,如果我们没事,不会有人死掉的,虽然他们可能会
觉得自己快死了。”法恩伯格说。
    在很短的时间内,威尔逊与法恩伯格也出现脸红与头痛症状。餐
桌上五位吃了蓝鱼的人当中,只有盖耶的母亲没事。菜单上去除了蓝
鱼,自此就没有新的案例发生了.
    有些故事可能到此结束。但是星期一一大早,威尔逊致电亚特兰
大的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寻求如何进一步评估这桩被中断爆发的疫
情的建议。她与马萨诸塞州传染病学家保罗·艾肯(Paul Etkind)联
系,艾肯立即展开两项冗长的调查。首先,他开始追踪鱼从零售商到
餐桌的路径。其次,他分发问卷给参加医学会议的人员,他们的回应
进一步确认蓝鱼就是酿祸根源。七名吃下蓝鱼的食客中五名生病了,
而没吃鱼的人都没事。这样的模式只是巧合发生的概率近乎于零。
    因为供应鱼的地方在新罕布什尔,艾肯于是通知他在北部的同济
乔伊斯·康乃尔(Joyce Cournoyer),后者立即派遣了一位调查员。艾
肯稍后得知,鱼是从波士顿一个大批发商那里购得。一组检验员拜访
了供应商,追踪了鱼从捕捞船到送往各餐厅与买家的卡车的每个步
骤。他们也检查了冷冻柜的温度,还评估了冷藏车的状况。这样周密
的检查,厘清了供应商没有处理不当的做法。
    新罕布什尔公共卫生部的区域卫生人员约翰·赛费特(John Se-
i ferth )也快速地加人行动。“当我星期一早晨晚些时候接到电话时,
人还在北康韦(North Conway ),电话中描述了饭店疑似鳍科鱼类中
毒的细节。我立即开上302号道路朝北走,前往相关地点勘察.我才
回想起来,几个月前才去做过例行检查。”
    上回检查花了三个小时,检查报告中指出了卫生规定上的一些
疏失。报告的结尾建议业者:“让冷的食物够冷、热的食物够热。融
化奶油的大水壶必须放置到7.2℃以下冷藏或加热到60℃以上。准
备好的肉和鱼如果不烹煮必须放回冷藏库。每个冷藏库都必须有温
度计。”他的报告还列出了其他问题,该饭店仅获得了百分之五十
七的正面评价。
    赛费特这次所要做的事是调查,而非例行公事.这时已经有位
公共卫生部门护士等着他了。他们在盖耶两天前伫立的门廊会合,
分析着他的症状。
    每当赛费特进人一个机构时,他通常不会像王公贵族般受到迎
接。“人们不乐于见到我,他们持防卫态度,但他们通常会合作。”他
说,“我记得进餐厅后跟主厨交谈,我问他,星期六午餐用的蓝鱼是
否还有。他告诉我,昨天都己经扔掉了,然后突然掉头就走。”
    “护士跟我面面相觑。我们都觉得这样仓促的离去相当怪异。”赛
费特回想。他们继续对该场地进行填密的检查,试图追踪蓝鱼的来龙
去脉。
    他们所获得的信息是,餐厅9月10口从波士顿一家批发商那里
采购了45公斤的蓝鱼,鱼在9月12日送到。这些鱼接着被分成四大
批,每批11.3公斤重,冰存在餐厅的冷冻库。其中一批于10月I日
转往大型冰箱解冻,等待次日使用。但这些鱼次日并未使用,依然放
在冰箱里;第二批11.3公斤的鱼在10月4日于冷藏冰箱解冻。盖耶
跟他朋友聚会上吃的鱼,就来自这两批。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