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学习网 - 视频教程 >> 人文 >> 政治 >> 详细内容

《民主及其批评者》




收藏本资料

本资料所属分类:

人文 政治

更新时间:2019年3月01日

如不能下载,请查看怎样下载


下面是学习资料下载列表,您可以点击这些文 件名进行下载,如果不能下载,请查看下载帮助

民主及[www.minxue.net].pdf
60.40 MB
www.minxue.net电子书 罗伯特·A·达尔著的这本《民主及其批评者》就民主是什么、民主为什么如此重要等议题进行了深刻阐释。达尔验证了民主理论最基本的假设,并对民主批评者提出的问题进行了回答,不但从广阔的历史时段描述了民主发展的



《民主及其批评者》旨在着手解释民主理论和实践,包括民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这关系到我们现在生活于其中或在可预见的未来生活于其中的世界。但作者罗伯特·A·达尔认为,除非这种解释相当程度上解决了民主的反对派和同情派的批评,否则就无法令人感到满意。

作者简介

作者:(美)罗伯特·A·达尔 编者:华世平 译者:曹海军 译者:佟德志

罗伯特·A·达尔(Robert A. Dahl),当代美国著名政治学家,长期在耶鲁大学任教,2014年2月5日病逝。由于其杰出的学术成就,于1966年当选为美国政治学会主席。达尔主要致力于对多元民主理论和政治学方法论的研究,其多元民主理论被认为是当代西方最有影响的民主理论之一。他著述甚丰,主要有《多元主义民主的困境:自治与控制》《论民主》《论政治平等》《现代政治分析》等。

目录

导论


第一编 现代民主的根源

第1章 第一次转型:转向民主城邦

希腊人的视野

局限性

第2章 迈向第二次转型:共和主义、代表制以及

平等逻辑

共和主义传统

代议制政府

政治平等的逻辑


第二编 反对派批评者

第3章 无政府主义

论证

沃尔夫对无政府主义的辩护

对无政府主义的批判

对沃尔夫论证的反驳

论服从

第4章 护卫者统治

护卫者的幻象

三个共享假设

护卫者统治和贤能政治

有资格者的诸种资格限制

道德胜任力

工具性胜任力

专业化的需要

历史经验

第5章 对护卫者统治的批评

知识

知识:普遍的善

风险、不确定性与抉择

美德

历史经验

为什么哲学家不能成为国王而且反之

亦然呢


第三编 民主程序的理论

第6章 证明:具有同等内在价值的理念

在可能的情形下,可以创造最可行体系的民主

内在平等的理念

作为最大程度可行自由之工具的民主

民主作为人类发展的工具

民主作为保护个人利益的工具

第7章 个人自主

一种强势的平等原则

强势原则:一个粗浅的阐释

个人自主的假定

他人的不利处境

利益与人类经验

个人自主与个人发展

个人自主与自我决定

重申强势原则

第8章 民主程序理论

关于政治秩序的若干假设

证明民主政治秩序正当性的假设

民主程序的标准

为什么要有平等的机会?

理论中存在的若干问题

第9章 包容性的问题

完全具有偶然性的公民身份

作为无条件之权利的公民身份

具有偶然性胜任力的公民身份

包容性的标准

有一个修正的无条件的原则吗?

包容性的证明

民主程序的理论


第四编 民主程序的问题

第10章 多数规则和民主程序

初步尝试

多数规则的四项证明

效用最大化

难题

第11章 存在更好的替代方案吗?

绝对多数

有限的民主

准护卫者统治

多数暴政与少数暴政

民主国家中的多数规则

为什么多数规则在民主实践中不如在民主

理论中受欢迎?

第12章 程序与实质

若干引起误解的概念

民主程序vs平等考虑

与民主程序相统一的善的要求

利益、启蒙和自由讨论

第13章 程序vs程序

民主绩效中不可避免的不完善性

侵犯权利与外在于民主程序但却是其所必

需的诸善

不是民主程序所必需的利益

若干程序

第14章 人民何时有权利资格参与民主程序?

单位的问题

两个非解决方案

联邦制

越大越好吗?

适于民主单位的标准


第五编 民主的局限与可能

第15章 第二次民主化浪潮:从城市国家到民族

国家

变革

八个后果

多头政体

支持多头政体

第16章 民主、多头政体与参与

第17章 多头政体如何在某些国家发展起来,而不是在其他国家

多头政体的成长

理论上的思考

第18章 多头政体为什么在某些国家发展起来,而不是在其他国家

文官对暴力强制的控制

现代的、发展的多元社会

亚文化多元主义的后果

政治积极分子的信仰

外国的影响或控制

第19章 少数统治不可避免吗?

少数为什么和如何统治

谁统治谁,如何统治,为什么统治?

批评

第20章 多元主义、多头政体与共同善

共同善的观念

初步研究

作为规范性理想的共同善

作为历史现象的共同善

多元主义与共同善

第21章 作为程序与实质的共同善

回到失落的传统

回到小型共同体中去

改变经济结构

舍弃这一追求:社会与文化的相对论

作为实质与程序的共同善


第六编 迈向第三次转型

第22章 明天的民主

非民主国家的民主前景

政治生活领域的变化

第23章 发达民主国家的蓝图

对发达民主国家经济秩序的思考

民主,少数人统治和现代监护者


附录

参考文献

索引

译者后记

文摘

古往今来,许多人都构想过某种政治体制,在这一体制中,成员们1

相互之间视为政治上的平等成员,以集体的方式拥有主权,并拥有为统

治自身所需的各种能力、资源和制度。这种思想,以及体现这种思想的

实践,最初出现在公元前5 世纪上半叶的希腊人中间,他们人数不多且

仅仅占据世界疆域的弹丸之地,却对世界历史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影响。

希腊人,尤其是雅典人,开启了我要称之为第一次民主转型(the .rst

democratic transformation )的历史,即从少数人统治的思想和实践到多

数人统治的思想和实践。当然,对于希腊人来说,唯一可以想象的民主

场所就是城邦(city-state)。

多数人统治的超凡构想几乎很久以前就销声匿迹了;根据某些重要

的指标来看,世界上只有少数民众曾经寻求并成功地按照严格的要求将

其转化成政治现实。不过,那种早期的观点从未完全失去激发政治想象

力、萌生渴求的力量,那就是,一种理想的但却并非不可行的政体景

象,可能在现实经验中得到更为充分的实现。

多数人统治的思想转变了雅典以及其他希腊城邦的政治生活,差不

多与此同时,这种思想也在罗马的城市国家扎下了根。与我们对民主的

理解最相关的地方是,罗马由城市开始开疆拓土,征服了意大利半岛,

继而逐渐扩展至欧洲和地中海,在这之后,罗马共和国的政治制度模式持续地反映了小型城市国家的最初模型。在恺撒(Caesar)和奥古斯都(Augustus)取代了共和国政府一千年之后,民治政府又再现于中世纪

1

的城市国家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但随之而来的是,民族国家却淘汰了城市国家,在第二次民主转型

2时期,民主思想由城市国家传播到规模大得多的民族国家。这次转型产生了全然不同的一整套崭新的政治制度。我们通常将这种全新的制度组合总括为“民主”。目前,第三次民主转型是否触手可及?即便如此,我们是否应该努力完成这次转型?这些问题指导了本书中的讨论。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需要理解的不仅仅是为什么民主是可取的,而且要理解民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所在。如果我们高估了这些局限性,我们就会失败,而如果低估了它们,我们可能就会进行一番尝试却遭到失败。人们会很容易地找到在这两方面难以计数的历史例证。时至今日,民主思想仍然广泛流行。大多数政体仍然标榜“民主”,那些没有自诩民主的政体也常常坚持认为,其非民主统治的特殊情况是最终通往“民主”的一个必然阶段。在我们的时代,即使独裁者似乎也认为,少量的民主话语是其合法性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对民主思想的接受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史无前例的扩张,却可能并没有伴随着对民主拥护者的欢迎,这看起来似乎有悖常理。而一个术语如果包罗万象,也就意味着毫无意义。“民主”亦是如此,眼下与其说它是一个具有严格而特定含义的术语,不如说是对一个流行观念的含混不清的确认。在我们目前所处的世界里,对民主内涵模糊不清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民主的发展历经数千年,且肇始于各种不同的来源。我们对民主的理解与伯里克利(Pericles)时代的雅典人对民主的理解就会有所不同。希腊、罗马、中世纪以及文艺复兴的观念与其后世纪的观念交织在一起,就产生了极为不一致的理论与实践的混合物。不仅如此,近观民主思想与实践,我们就会发现,极为可观的问题似乎并没有确切的解决方案。民主的概念就常常为批评者提供演练的机会。批评者大体上有三种类型:像柏拉图一派,他们从根本上反对民主制,这是因为他们认为,民主或许是可能的,但却具有内在的不可欲性;像罗伯特·米歇尔斯(Robert Michels )一派,他们从根本上反对民

主制,是因为他们认为,民主如果是可能的,它们也只是可能具有可欲性,但在现实中,它具有内在的不可能性;还有对民主抱有同情感的一派,他们希望维持民主制度,但却对民主的某些重要方面提出了批评。前两派可以称之为反对派的批评者,第三派可以称之为同情派的批评者。

本书旨在着手解释民主理论和实践,包括民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这关系到我们现在生活于其中或在可预见的未来生活于其中的世界。但我认为,除非这种解释相当程度上解决了民主的反对派和同情派的批评,否则就无法令人感到满意。

批评者往往集中于那些民主的倡导者倾向于忽视或至少是掩盖了的3问题。从宽泛的意义上说,那些可以称之为民主的理论——关于这一术语,我马上还要进一步讨论——依赖于某些假定和预设,那些不加批判的倡导者回避了,或者在某些情形下甚至公开承认了这些假定和预设。这些半遮半掩的预设、未加探究的假定,以及未予公认的先例,形成了晦暗不明的阴影理论(shadow theory),该理论始终步显而易见的公共民主理论(explicit,public theory of democracy)之后尘。

通过图解的形式,以及对前面论证的预测,让我来提出几个隐含于显而易见的理论中的关键问题,它们构成了阴影民主理论的一部分。这其中有许多问题一开始就出现了。譬如说,“人民的统治”(民治)(rule by the people )这一基本理念就是如此。在许多城邦中,为了设计新的政治生活观以及由此产生的实践活动,公元前5 世纪中叶的希腊人就已经开始运用demokratia 一词。虽然该术语的原始意义很简单,甚至是不证自明的——demo 意即人民,kratia 意即统治或权威,demokratia 意即人民的统治——但是原意本身提出了若干紧迫性的问题:“人民”应该由谁组成,以及对他们而言“统治”意味着什么?

“人民”由什么构成才合适的问题令人疑惑,而且一直以来是争议的渊薮。第一个含混之处是“人民”(a people )的概念:以民主政府为目的的“人民”由什么构成?希腊人想当然地认为,雅典人、科林斯人、斯巴达人,以及其他无数希腊城邦中的居民构成了有资格享有

3

政治自主性的“人民”。相比而言,虽然古希腊人将其自身——希腊人(Hellenes)——视为拥有自己语言和历史的独一无二的人,但却没有在政治意义上将其自身视为一群人中的人(a people),正确地理解,他们应该在一个单独的民主单位中实行自治。事实上,希腊民主不是希腊人的民主;它是雅典人、科林斯人,或者其他别的人的民主。虽然城邦的心态在今天看来是奇特而狭窄的,但同样的问题今天仍然伴随着我们。为什么美国人由人(a people )构成,而他们的邻国加拿大人和墨西哥人要将人民(peoples)分开?譬如说,为什么挪威人和瑞典人,或者比利时人和荷兰人,说法语的瑞士人和说法语的法国人之间存在着政治边界?或者换一种方式提问:在一个民族国家范围内,一个地方共同体中的人民有资格享有一定程度的自治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哪些人

(persons),在哪些问题上享有自治呢?无疑,类似的问题超出了“民主理论”的范畴。但准确地说,那就是我的问题所在。具有典型意义的是,民主的倡导者——包括政治哲学家——预设了“人民”(a people)的存在。它的存在被视为既定的事实,是一种历史的创造。而这一事实的真实性是值得怀疑的。常常让人提出质疑的是——就好比1861 年的美国,那一重大问题就不是根据同意或共识的方式,而是通过暴力的方式解决的。

4由此,“人民”(a people )存在的假定,以及由这一假定进一步产生的预设,就成为了阴影民主理论的一部分。第二个含混之处隐含于第一个之中。在人民(a people )的范围之内,只有有限的一部分人有资格参与统治。这些人在另一种意义上构成了人民(the people)。更合适地说,他们是公民或公民体,或者如我会在此常说的demos。谁应该是demos 中的一员呢?对于民主的倡导者来说,这一直是一个困扰人的问题。民主的倡导者,包括我们在第9 章将要看到的像约翰·洛克、让—雅克·卢梭之类的最著名的理论家,都曾提出过关于demos 的显而易见的公共理论,这一理论显然与那些半隐蔽,有时是完全掩盖起来的假定不相匹配(这些假定以未予公认的方式隐藏于阴影理论之中),但民主的外在批评者却将这些假定挑拣出来,作为展示民主思想中所谓自相矛盾之处的明证。

再者,历史经验也使得抽象的demos 问题变得具体起来。正如我

们将会在下一章中看到的,即使是在雅典民主的鼎盛时期,demos 也从

未超出一少部分的雅典成年人。[1]虽然雅典式的民主具有极端的排他

性,但无独有偶,自古希腊到现代,一些人都无一例外地作为无资格者

被排除在外,而且,直至20 世纪,妇女才获得了普选权,被排斥的人

数仍然超过——有时像在雅典一样,存在广泛的边缘地带——被包容的

人数。在最早的现代“民主制”中,情况也是如此,美国不仅排除了妇

女,当然包括儿童,而且排除了大多数的黑人和土著美洲人。

一成不变的是,据说排他性的合理性根据是,demos 包括了所有有

资格参与统治的人,而民主的阴影理论中存在的隐含假定则是,只有某

些人能够胜任统治。但是,民主的反对派批评者满心欢喜地揭示了这一

隐含的假定,并在护卫者统治(guardianship)的反民主理论中将该假定

转换为明确的论证。护卫者统治的思想可能是民主的反对派曾经制造出

来的最具欺骗性的观点,这种观点不仅得到了身处民主雅典之中的柏拉

图的赞许,而且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儒教的和列宁主义的)呈现在世界

各地,尽管形式各异,但迄今为止却影响了人数最多的人群。反对派的

批评者迫使我们不得不充分考察隐藏于阴影理论之中的关于政治胜任力(political competence)的假定。

另外一个隐藏于阴影理论之中(除了民主的批评者,包括反对派和同情派,迫使其曝光之外)的通常不引人注意的问题是规模问题。正如希腊人想当然地认为的,民主的合适规模,或者说合体的政治体系,必然是规模极小的——几万人——因此,自从18 世纪以来,民主的倡导者通常都假定,民主的天然处所是民族国家(nation-state),或者从更一般意义上来说是国度(country)。采纳了这一假定,但常常未获得公认的问题是,从城市国家到民族国家的深刻历史转变是如何改变民主的5局限性和可能性的。这次转型影响极为深远,以至于处于5 世纪的一名雅典公民如果突然出现在我们当中,他(作为一名雅典公民,公民的人称必然是他,而非她)可能会发现,我们称之为民主的事物是无法辨识的、缺乏吸引力的和不民主的。对于伯里克利时代的雅典人来说,我们视为民主的事物可能看起来根本不像民主,这主要是由于政治生活的影

5

响以及政治制度的规模变化所致,政治制度的规模,从小型的、更具私密性的以及更具参与性的城邦,转向了今天的大型的、更少人格色彩的以及更具间接性的政府形式。

民主规模变化的后果之一是,扩大了已然极具乌托邦主义色彩的民主理想。民主的公共理论趋向于设想,今天的大规模民主能够包容大规模民主的所有优势,而且仍能具有小规模民主的长处和可能性。同时,民主的公共理论也具有忽视两种民主局限性的倾向。因此,规模的问题主要归类到了阴影理论。

最后要说明的是,作为一种现存的或现实世界的实体形式,民主以各种方式被设想为一套独特的政治制度和实践、一个特殊的权利体、一种社会和经济秩序、一项能够保证某些合意结果的体制,抑或一个唯一可以做出具有集体性和约束性决策的过程。我在本书中采纳的核心构想就是最后一种。正如我们将要看到的,这种考察民主的方式——作为民主程序(democratic process )——绝没有排除其他考察方式,而且事实上对其他考察方式也具有强烈的启示意义。而任何将民主视为一种程序的构想都将会,而且我也认为应该引起关注。不论是反对派还是同情“人民统治”的批评者都认为,无论多么“民主”,集体决策过程都无法得到正当性的证明,除非这一程序产生了——或者至少趋向于产生——合意的结果。由此,这些批评者将类似的程序与实质问题置于民主思想和实践的背景之中。虽然这一问题本身在民主理论的讨论中非常突出,但提出的解决方案(以及非解决方案)通常依赖于阴影理论中的若干假定。

我曾提及的问题——我们还会在下面讨论中遇到这些问题——是,我希望充分说明我的论点。阐发一种令人满意的民主理论,将要求我们开掘出阴影理论中的那些假定,使之接受批判性的检视,并力图将民主理论整合为一个合理而融贯的整体。在确认和考察据以建立一以贯之的民主理论的各种假定之过程中,无论是反对派还是同情派,民主批评者的观点其价值都是无法衡量的。

自从希腊人明确地阐发民主思想和制度以来,两千年的历史为民主理论和实践的相关内容增添了巨大的容量。而用以设计一个特定的探究、分析、经验性描述以及理论化领域的“民主理论”这一术语的运用,仍然是相当晚近的事情,并且“民主理论”可能合理地包含的内容6 仍然是模糊的。

刚一开始我们就面临一个事实,在日常用语和哲学用语中,民主既适于指涉一种理想,也适于指涉完全缺乏理想的现实政体。这种双重意义常常令人困惑不已。此外,如果民主既是一种理想又是一种可行的现实,当一种现实政体足以接近我们可以合适地将其视为一种民主制度的理想之时,我们要如何加以判断呢?这一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琐细的词语用法的问题,尽管这也是问题之一。这是一个确定合理门槛的问题。简言之就是,我们如何可能合理地判断,一个政体、体制或程序是民主的,还是与之相对的,譬如说,是寡头型的、贵族型的、贤人统治型的,抑或其他类型的呢?显然,我们需要能够合理应用于现实政治制度之中的指标。要想建立和运用民主的各项指标,我们必然要从语言与证成和评价的导向中——即当代政治科学和规范理论的术语——转向更具经验性的话语(discourse)。民主的规范性面向与经验性面向是否能够在一个单独的理论视域中合二为一?正如拙作所显示的那样,我认为能够做到,但这是一个涉及甚广的任务。

我认为民主理论仿佛是一个十分巨大的三维网络。这个网络是由具有不同弹性的相互交织的纤维钩织而成的,从任何一个单一的视角来看都过于庞大。网络中的一少部分是由严密连接的纤维构成(即按照严格的演绎论证法),其他部分则是按照较为松散的方式连接起来的,而且某些连接的确非常不牢靠。类似一个著名的宇宙模式,该网络看起来是有限的但又漫无边际。结果,当你遵循某一论证思路之时,你就无法达到明确的边界,这一边界能够为民主理论这一无穷宇宙设定一个具有明确性而决定性的界限。将论证贯彻到你认为的边界,你就会发现,你追寻的是另外一个思路。如此等等,我担心这是一个无穷尽的过程。

表1 粗略地描绘了民主理论的某些重要方面。沿着一个有限而无边界的网络,人们可以从任何一点着手,但为什么不从西北角开始呢?在此,论证显然更具哲学色彩,譬如说,可能要设法探寻赖以证成民主信仰的依据。在此进行的论证也较少批判色彩,而更多的是对民主价值的

7

同情。如果我们要直接向东展开论证的话,我们就会发现,论证逐渐具有了日益增多的经验之谈。例如,在(3)处驻足进而考察区分民主程序和决策程序的标准之后,我们可能转回(2)去考察一种结社的特征,对于这一结社而言,民主程序可能是合意的甚至是最合意的政府形式。国家理所当然是合乎要求的。经济企业呢?大学呢?家庭呢?军队呢?政府官僚体制呢?如果民主不适合于这些社团,是因为什么它们被排除出去,这又蕴含了民主思想的哪些局限性?

表1       关于民主程序理论的若干面向(适用范围:满足下面(2)要求的社团)

较多批判性较少批判性


关于价值、认识论、“人性”等等的主张

(1) (2) (3)

假定(2)的足以符合民 确定一个充

哲学依据 主程序(3)分民主程序

(证成) 要求的社团 的标准

的特征


(6)

(7)其他合理的批评与评估依据和标准,7.1(4)中的制度无法满不是(1)和足(3)中理想标准的程


(2)度——如不充分民主化



7.2 其他标准(6)产生的缺陷更具明确哲学特征的论证

更具明确经验特征的论证


(4)某些具体的社团在历史上为了满足


(3)而建立的各种制度



4.1

非常小型demos


4.2

小型demos


4.3

大型demos



4.31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