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学习网 - 视频教程 >> 艺术 >> 摄影 >> 详细内容

《写真的思考 饭泽耕太郎 pdf mobi epub txt非扫描》




收藏本资料

本资料所属分类:

艺术 摄影

更新时间:2022年9月28日

如不能下载,请查看怎样下载




《荒木经惟的天才写真术》是荒木经惟的经典之作。书中将一探荒木经惟的“摄影之道”,不仅涵括构图,调试焦距和快门等技术性知识,展示荒木经惟独到的人生哲学,也将他隐藏在摄影背后的情感逐一披露。在除去令人迷惑的表相后,呈现一个更加血肉丰满的荒木经惟!

名人推荐

我是站着读完的,然后就哭了。

——竹中直人

我在他帮他太太拍的照片中,看到了真爱的最高可能性。

——比约克

因为他很受欢迎,大家都以为他只是个肤浅的演出者,但实际上,他了解摄影的真正本质。他知道摄影在世界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森山大道

荒木在拿着相机走进来的那瞬间,便影响了拍摄对象。荒木的拍摄风格非常独特,因为他能让被摄体放松,进而创造出自己的世界。

——北野武

作者简介

作者:(日)荒木经惟 译者:柯宛汶

荒木经惟,摄影师,当代艺术家。曾因发表惊世骇俗的裸露作品,被当时的日本社会所不容。代表作有《感伤之旅》《东京日和》《爱猫奇洛》《东京漫步》《ARAKI by ARAKI》《遗作》等,在国际上亦拥有相当高的评价。 多部作品已由楚尘文化、广西师大理想国出版中文版,相当畅销。


荒木经惟1963年进入电通广告公司,1971年,与电通同事青木阳子结婚。1972年离开电通,正式以摄影师为业,由阳子担起养家的重任。 1990年,阳子因癌症去世,在整整一年时间中,荒木陷入巨大的悲痛无法自拔。阳子是荒木摄影灵感的重要来源,就如荒木所说:“是阳子让我成为了摄影师”。柯宛汶,1976年出生。日本大学艺术学部摄影学科毕业。曾任CAPA影像系列日文编辑,MOOK旅游专属摄影,NEC长期签约翻译等。

目录

第一章 幸福的拍摄法

摄影与时尚

彩色还是黑白影像

真相要隐藏起来!

直率拍出怀念之情

幸福就在眼前

离开的时机

赋予照片生命

第二章 摄影就是3P

摄影就是共同合作

摄影不会反映真实

换地点,换女人,换男人

只要有一处不笑就好

一定要留恋过去

照片想法取决于观者

第三章 拍摄街景

都市,城镇,街道

城市的丰饶与富足,展现在居民笑容里

心里的空地

相机的型式就是关系的形式

焦距要瞄准心情和所见事物

让被摄体本身说故事

第四章 镜头和构图

用自己的身体拍照

用心里的镜头拍照!

白天的闪光灯

构图是个人主观判断

永远处于追求完成的状态

第五章 拍立得才是摄影!

情欲宝丽莱

摄影一定要湿式

摄影是当季时令

太完美令人厌倦

不可叫过来,必须踏进去

直拍和横拍

第六章 AKI的整理术

六十岁的纪念活动

保存失败也可能创出名作

整理要轻松愉快养成习惯

心情是起伏不定的

整理拍摄的心情

孤单一人没有思想

第七章 人像论

输给皮卡丘和中田英寿

梵蒂冈生气了

那不勒斯情怀是下町情怀

成为摄影家的最大要素

只要裸露下体,脸部表情也会毫无防备

拍摄后的谢礼是尊严

第八章 发表或不发表之考究

身处极乐国度那不勒斯,歌曲和俳句都会灵光一现

“罗马假日”照片公布的问题

即使不发表,我仍会拍下去

享受限制条件下的乐趣

摄影,是职人的共同作业

所谓将肢体变成语言

第九章 最爱的Makina

和自己的喜好不同也没错

弱点也可以造就新的优点

靠不住的Makina

私情不是只有温柔就好

拍摄光,或借助光的力量

按下快门就等于背叛

第十章 “日期”艺术论

点状的分散感很美

我的基本宗旨:视线一定要平视

死后也能保存的,才是艺术作品吗?

谎言也是摄影

不可跨越到精神的抽象领域

与其慢慢创作,不如要求“产出”速度

亲爱的人过世让我面对生命

第十一章 拍摄韩国

韩国的回忆

在生和死之间往返

街道一定要潮湿

被摄体蕴合主体性

摄影,是被现实所触动的事物

第十二章 拍摄鉴真和尚佛像

打造佛像的人绝对是“色鬼”

肖像摄影取决于双眼

去了之后才开始,见到面之后才开始

这张是我,那张也是我,还有更多的我

只按照实物拍摄,并不是摄影

第十三章 世纪末的摄影

何谓“世纪末的摄影”

影子是留恋

所谓的时代或空间,都来自于我自身

用相机来切割工作和私事

看着陶醉的另一个自己

第十四章 “ARAKINEMA”之诞生

绢子的回忆

ARAKINEMA《福生雨情》的故事

用电影的手法拍照

“咻——”地出现,又“咻——”地消失

多费心思考如何展示

就是要做人所不能做的才叫艺术

被自己拍摄的照片鼓舞

“前言”般的“后序”

后记

“前言”般的“后序”

我说过这些话吗?我说过的话几乎都忘了,真是有够差不多的,因为当时喝了酒,所以是“差醉多”。反正,我大概是说过这些话吧,仗着WATADA(和多田进)先生是日文听写协会的学员,我就滔滔不绝地说下去,想必他也有见树如见林、“恍然大悟”般的功力才是。我也说了一些蛮正确的话哦,因为是边喝酒边聊天,没有经过大脑过滤,所以可能说出了摄影的本质,都是一些很真实的内心话。本书对于初学摄影或已从事摄影工作十余年的读者都有助益,可别因为一口气读完了,就把这本书送给朋友呀。要请朋友自己去买,自己也要再三重读才好。隔壁的和多先生,戴着耳机好像很舒服地在睡觉,大概在听写他的梦境吧。我们一起去参加电影《美铃》(Misuzu)的外景拍摄,到山口县一个叫作仙崎的地方,啊——天空在地震,晚霞渐淡,捕获了大量大羽沙丁鱼,海边,就像在举办庆典一样,虽然海洋中有几千几万只鱼可能正在为此吊丧吧。编辑此书的木川小姐也和我们一起,她穿着和服出现,和A(Araki)一起畅谈摄影,让我听得如痴如醉,于是,这本名作就诞生了。虽然我说诞生,但我可没有和木川小姐睡觉哦,虽然有传言这么说啦。咦,散播谣言的人该不会是我吧,嘻嘻嘻。反正,请各位从最前面开始翻起吧,听说文库版的书籍也可以设计成从后序开始读起,所以,我就写成了这篇像是前言的后序。那么,就让天空开始下起大便来吧。

二〇〇一年四月荒木经惟

文摘

直率拍出怀念之情

我这个人呢,完全没有所谓的“世俗”思维,再怎么偏执的事都可接受。不管是对杀人抱着狂热或其他什么极端的思想都好,摄影会考验你对自己的意念有多么的热情或冷漠。

这就像我去中国台湾的时候一样。。

就算是周遭的女人,或是正在谈恋爱的对象,我也无法完全理解.所以当然不可能对台湾人了如指掌。所以说,无法懂的事就干脆放弃,只要找出彼此的一两个共通点,挖掘核心并感受,然后反映在照片里就可以了。

由于我是在东京生长,到了台湾才会说那里是“乡下地方”。用“乡下”这个词其实没恶意,而是因为那里还留有温厚的情戚和人情味。也许大家会戚到意外,我觉得身为人类,这些都是很重要的。而台湾这地方,让人戚到还保留着这些元素。

我看着稳重而安详的父亲,气定神闲地带着儿子去散步,脸颊微微鼓起的笑容,总觉得和当今日本父亲的笑容属于不同类型。这种父亲的笑容或亲子矢系,虽然已在记忆中淡薄,但早年的日本应该还有,好怀念啊。然后,我确认了这种怀念戚是好的,我再次确认。

年轻男女和小孩子在海水浴场嬉戏,在海边转过头来对我微笑,我在台湾轻易拍到这样的照片。一般是拍不到的吧,这种被认为过时的照片。我看着拍好的照片,是一张旧式的普通抓拍,并非无可挑剔,但对摄影者而言,这就是真正的摄影吧。

可以如实地拍到那些照片,让我当场确定了什么是人生的真谛,什么是摄影的精髓,什么是摄影的根本。这些道理我原先不是不懂,只是到了台湾,我更坚定地相信了。

拍照时,我有时会想,如果迎面走来的孩子在我面前突然摔一跤,那就好玩了。以照片的构成要素而言会更生动有趣。然而,在台湾用不着那样,我可以更坦荡、率性地拍照。

我拍到一些放学回家的高中生,他们把书包捧在胸前边走边谈笑的样子。不是要说那张照片有什么了不起,我想说的是拍照的时机,拍下这张照片的快门机会,看见那幕光景然后按下快门时的心情。不只是画面,任何事情都有属于它的“快门时机”,这点相当重要。

我在台湾拍的那张照片,看起来没什么,但是韵味非常好哦。虽说回到东京之后,我看了有点不好意思,觉得好像是初中生拍的照片(笑)。不过,以初中生拍的来说,似乎又嫌太拐弯抹角了。我也即将迈入迟暮之年,外表越来越老了。拍照时,保持你对摄影的初衷很重要呢,但我也无法做得彻底就是了。

幸福就在眼前

我曾经到立川的昭和纪念公园拍摄大波斯菊。我觉得,像从前的“人像摄影”一般,可以自然按下快门、毫无顾忌发表的照片是很好的。虽然说,把那种作品交出来可能无法成为现代艺术家。然而,要是把那些照片拿来与现在流行的艺术品相较,反而有可能成为顶尖的作品哦。看到这种自然的照片不流泪的,是没有戚情的人,所以我也这样拍。拍照时我在心里感动欢呼,一方面又觉得这样的乐园应该只存在于死亡的彼岸才对,而公园里的大波斯菊就成了“彼岸花”,但我又告诉自己不能那样想啊,于是就在两种想法间不停地来回拔河。

而且,因为是以短镜头从远处拍摄公园,人物便会形成远方的点景。无论打羽毛球或踢足球的人,若是能跑过来捡球就好了,我这样期待着。追过来,然后“啪”地跌一跤,我既想捕捉这种画面,又想淡淡地欣赏公园的风景就好。有两个我,嘈杂的我和平静的我,两者交叠的瞬间,我按下了快门,真是过瘾极了。这就是人生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