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学习网 - 视频教程 >> 人文 >> 传统文化 >> 详细内容

《pdf格式】王士禛全集(6卷)【清】王士禛著》


本资料所属分类: 人文 传统文化 更新时间:2019年8月13日 如不能下载,请查看怎样下载

下面是学习资料下载列表,您可以点击这些文 件名进行下载,如果不能下载,请查看下载帮助
王士禛全集(1)诗文集_(清)王士禛著;袁世硕主编_齐鲁书社_2007_11945179www.minxue.net.pdf
王士禛全集(2)诗文集_(清)王士禛著;袁世硕主编_齐鲁书社_2007_11945180www.minxue.net.pdf
王士禛全集(3)诗文集_(清)王士禛著;袁世硕主编_齐鲁书社_2007_11945181www.minxue.net.pdf
王士禛全集(4)杂著_(清)王士禛著;袁世硕主编_齐鲁书社_2007_11945182www.minxue.net.pdf
王士禛全集(5)杂著_(清)王士禛著;袁世硕主编_齐鲁书社_2007_11945183www.minxue.net.pdf
王士禛全集(6)杂著_(清)王士禛著;袁世硕主编_齐鲁书社_2007_11945184www.minxue.net.pdf

www.minxue.net电子书 pdf格式】王士禛全集(6卷)(清)王士禛著;袁世硕主编_齐鲁书社_2007
  • pdf格式王士禛全集(6卷)(清)王士禛著;袁世硕主编_齐鲁书社_2007手捧这6大册装印精美的《王士禛全集》(袁世硕主编,齐鲁书社2007年版),我既欣喜又感慨。欣喜的是,至此,一代诗坛大家的著作自初刊至今300多年来,终于有了体例统一而又包罗其诗、文、杂著的本子,这为人们研究王士禛及其文学成就提供了较为完备的基础资料。感慨的是,早在1993年,宫晓卫先生就在他的《王士禛》(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12月第1版)一书中预告了《王士禛全集》编定将梓的消息:“……《王士禛全集》的整理工作也已完成,其出版指日可待。”这是《王士禛》一书的最后一句话,自然也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指日可待”的出版物一“待”就是十多年,直到2007年6月才正式出版,期间所费的周折绝非我们局外人所能想象。王士禛作为一代大家,著述宏富。他的著作在其生前身后刊刻不绝,版本众多。而也正因如此,造成了王士禛不少著作重复交叉、颇为芜杂的状况,为人们搜求和研究带来了诸多不便。王士禛身后曾出现过《王渔洋全集》(又名《王渔洋遗书》,有36种和38种等不同本子)这样名目的汇印总集,但这部书只是汇印部分王士禛著述,其中还夹杂了王氏亲友的著作,如其兄长的《古钵集选》、《抱山集选》等等。因此,清人张象津认为《王渔洋全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全集,他在致友人的信中说:吾乡所谓《渔洋全集》者,凡三十六种,俗目俗呼云。然其实集非全书,亦非有人纂定、铨序之以成伦次也。渔洋山人平生著作不一时,有雕板者,有未及雕板者;其所雕之板不一地,有归新城者,有未及归新城者。山人殁后,其家取书与板分而储之,未数载散失已多。及北平黄崐圃先生为山东学政,惧其久而益佚,乃集其各家现存之板,搜而辑之,贮诸学宫。其时适有此数,印书胥役随意部汇为十六函,初无诠次,则此三十六种都为一集,不惟非山人意,亦并非崐圃先生意也。在此集者,不必为山人所经意而传;不在此集者,不必为山人所不经意而不必传也。……(民国《新城县志》卷二十五《艺文志》二)可见,清代以来所流传的《渔洋全集》在编印上是较为草率的,主要缺点有二:一是不全,二是没有体例。《王士禛全集》的出版改变了这一状况。第一,《全集》体例较严整。全书按照诗、文、杂著的顺序编排,同类作品又按时间先后为序,这样就便于翻检。第二,《全集》搜辑较全。如,诗、文除原有的《带经堂集》外,分别设立了“补遗”专集,搜集了王氏不少集外佚作(当然,未收之作也有一些,详下文)。《全集》辑入了流传甚鲜的王士禛早年诗作《落笺堂诗集》,此书据《清人别集总目》载,只有北图(今国家图书馆)存有此书。此集载王士禛22岁以前所作诗,为人们了解王士禛早年创作情况提供了宝贵资料。《池北偶谈》也较清刻本以及中华书局整理本多出两条,系据1931年3月《山东省图书馆季刊》所刊《池北偶谈删馀稿》补入。第三,《全集》经过了整理点校,校改了底本中的一些错讹,使文本更加准确,又对原文进行了标点,便于读者阅读。当然,《王士禛全集》作为一部340余万字的大型诗文集,它在编订方面也略有失误或可议之处。一是失收。世界上任何一位作家的全集都不可能百分之百的全,《王士禛全集》也是这样。据笔者有限的考查,发现此书诗文等均有漏辑,现已辑得20余篇(其中佚文见本期笔者所辑《王士禛佚文辑》)。另,第六册所附录的清人撰写的王士禛传记,也漏收了张象津的《王文简公传》。张象津作为渔洋乡邦后学,辑藏渔洋著述甚夥,所撰《王文简公传》收入其《白云山房文集》卷四,有一定参考价值。二是重收。如《送傅彤臣御史按江右》一诗,载《全集》诗文集之二《渔洋诗集》卷七(见249页),而《全集》诗文集之三《渔洋集外诗》卷三又收录,只是题目作《送傅彤臣按江右》,少了“御史”二字(见601页)。三是错讹。《王士禛全集》明显的错讹也有,如,637页,“长千寺”应作“长干寺”;957页,《獒图为牧仲郎中赋》第一句“生”字前夺一“睒”字;2381页,“二乡高词”应作“《二乡亭词》”,4108页:“齐音”、“晏公庙”应加书名号,等等。此外,《杂著》之十《手镜录》,题目也不够准确。王士禛的这部杂著名为《手镜》,并无“录”字,这可参看王士禛纪念馆所藏的原本,民国《新城县志》著录此书也是“《手镜》一卷”。惠栋补注《渔洋山人自撰年谱》,康熙三十六年条征引是书,标作《手镜录》。《王渔洋先生年谱》(伊丕聪编著,山东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收录这部杂著时也将题目标作《手镜录》。因《手镜》传本稀少,因此导致一些研究论著沿袭这一不准确的说法,如《王士禛》(宫晓卫著)、《王士禛志》等;桓台县政协、王士禛纪念馆编印的单行本也标作《手镜录》。四是乖例。《王士禛全集》第三册《集外文辑遗》卷一为“序、跋、记”,而这一部分的最后一篇却是《皇清诰封朝议大夫户部江西清吏司主事牧庵程君墓志并铭》,墓志铭与标目“序、跋、记”不合,应另为列目。此外,《王士禛全集》删去了《手镜》原有的两篇跋语,也与全书的体例不合,因为王士禛的其他著述都保留原有的序、跋,为什么不保留《手镜》的跋?五是篇残。如《全集》第2378-2379页辑有渔洋致汪琬一札,采自《尺牍新钞》卷一,但此篇非完篇,系删节本。此札存渔洋手迹,收入吴修辑《昭代名人尺牍》。《全集》所收与此手迹本相较,文字大异,删节甚多。手迹本中“二年契阔……泣下沾襟”、 “承教刻《汪王唱和诗》”以后部分,《全集》本均无。可见,《全集》用“足”与“善”的标准衡量,还有欠缺。以上是我对这部我非常喜爱的《王士禛全集》的毛疵之求,但小眚不掩大德,《王士禛全集》是一部富有很高学术价值的著作,它的出版定能促进王渔洋研究和清初诗学研究;所有为此书付出心血的专家学者,必然赢得学界的尊敬。
  •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热门标签